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祖母過世后,兩孫子起訴嬸嬸要分割征地補償款,征地補償款是否屬于遺產?

2019-10-11 09:13  來源:平安廣西網  責任編輯:王穎
字號  分享至:

祖母過世后,兩孫子起訴嬸嬸要分割征地補償款

交鋒:征地補償款是否屬于遺產

呂老太于1990年病故。她所在村的山林土地被征收,呂老太家獲得18萬余元的征地補償款。呂老太的孫子傅輝、傅赫認為補償款中包含了呂老太的遺產,遂起訴嬸嬸要求分割。經廣西壯族自治區梧州市兩級法院審理,不久前這起繼承糾紛畫上了句號。

網絡配圖

土地被征收農戶獲補償

呂老太是梧州某村村民,與丈夫生育了兩子兩女。子女成家后,呂老太與二兒子傅文一家共同生活。

1982年,呂老太所在的集體經濟組織在落實第一輪農村家庭承包責任地時,根據各戶持有的糧票分田到戶。呂老太承包的山林田地登記在傅文的承包證上。

1990年,呂老太病故。

1999年,針對1984年以來15年承包期內家庭經營中存在的因婚嫁、生死或因土地被國家征用形成的人口與土地不匹配的問題,村集體對承包的山林田地進行延包,傅文戶承包的山林田地不變。

2009年至2015年期間,村集體進行分紅并發放防洪堤和城市建設項目征地款、高速公路征地款、征用承包林地款等,傅文及其妻周君共領取了18萬余元。此時,呂老太的大兒子及大兒媳已去世,他們有兩個兒子,即傅輝和傅赫;二兒子已去世,二兒媳周君健在;呂老太的小女兒在出嫁后不久死亡。呂老太的大女兒及二兒子的子女明確表示不繼承呂老太的遺產。

孫子要求繼承祖母補償款

呂老太的孫子傅輝、傅赫認為,村集體發放的款項中有部分屬于呂老太應得的承包收益,他們有權代位繼承。經村集體調解未果,2017年10月,傅輝、傅赫將嬸嬸周君訴至長洲區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周君返還他們應繼承的呂老太的遺產,即屬于呂老太應得的承包收益的一半共2萬余元。

傅輝、傅赫訴稱,按照補償份額,祖母呂老太病故后于2006年至2015年期間在村集體獲得承包收益4萬余元,該收益由周君及其丈夫傅文占有使用。他們的父親和傅文均為呂老太遺產的第一順序繼承人,作為繼承人之一,他們的父親應當享有被繼承人呂老太的一半遺產。由于他們的父親先于呂老太死亡,故由他們代位繼承呂老太的一半遺產。周君占有呂老太的全部遺產,侵害了他們的合法利益。

周君辯稱,村集體分配給傅文戶的款項包括總承包田畝數、青苗安置費、以前人口分紅款、現有人口分紅款等項目。呂老太1990年死亡,其承包的土地由傅文戶家庭成員耕種和管理。村集體發放款項是傅文戶現有人口得到的安置補償和收益,而不是補償給呂老太的收益。呂老太生前共生育有2個兒子和2個女兒,大兒子自結婚后便與傅文分家生活直至死亡。呂老太隨二兒子傅文以及她生活至病故,老人的生老死葬均由傅文和她負擔。傅輝、傅赫及他們的父親未盡過贍養呂老太的義務,根據我國繼承法的規定,傅輝、傅赫依法不應分得呂老太的遺產。

法院:補償款不屬于遺產

長洲區法院審理后認為,根據我國農村土地承包法第15條“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的規定,農村土地承包是以戶為單位,并且實行“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的政策。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承包方是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即家庭承包是以農戶為單位而不是以個人為單位,這就決定了家庭土地承包經營權的繼承與一般意義上的繼承不同。承包期內家庭部分成員死亡,并未導致農戶的消亡,農戶的其他成員繼續履行農村土地承包合同,承擔義務并享有相應權利。農戶消亡后,該承包土地上承包關系的承包方消亡,由發包方收回承包土地,并不存在繼承的問題。

法院指出,1982年村集體在落實第一輪農村家庭承包責任地時,呂老太與周君、傅文等人作為一個農戶承包了土地。1990年呂老太去世,但該土地的承包戶并沒有消亡,傅文作為該承包戶的戶主與其他家庭成員繼續承包土地、履行承包合同并享有土地補償權利。2009年開始,村集體以戶為單位發放的款項,實質是各戶的承包土地被征用或由村集體統一出租承包土地而對各戶進行的補償。根據農村土地承包法第16條第1款第2項“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用的,有權依法獲得相應補償”的規定,征用、占用承包地補償款的分配不是基于人口,而是基于地。而村集體按照“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的原則對承包戶進行補償,發放給傅文、周君的款項中涉及征地補償款有18萬余元,出租承包土地的租金收入為2213.14元。由于征地補償款的主要目的是對失地農民預期損失的補償,是對現有農民將來生產、生活的保障,已故的農戶成員自然無法獲得補償,故村集體發放給傅文、周君的款項是對其家庭戶承包的土地產生的補償,并不屬于呂老太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因此,傅輝、傅赫要求代位繼承呂老太的遺產份額依據不足,不予支持。

2018年2月22日,長洲區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傅輝、傅赫的訴訟請求。

傅輝、傅赫不服一審判決,向梧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日前,梧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文中人名為化名)


相關報道

從“小治安”邁向“大平安”:這事陜西干得很...

去年陜西社會治安滿意率達到94.81%,同比提升0.59個百分點。

判賠215萬!央視國際訴聚力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

本案從司法層面探索了體育賽事節目保護路徑。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12小時不吃不喝,這是一線戰疫“擺渡人”的生...

成為戰疫“擺渡人”后,姜濤經歷了他之前人生從未有過的體驗。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