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50分鐘開14槍,致5人死亡!開魯持槍殺人案被告人稱“有一股神秘力量”

2019-10-12 14:30  來源:方圓公眾號  責任編輯:郭莎莎
字號  分享至:

公訴人吳詠梅宣讀公訴意見

10月11日上午,由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檢察院提起公訴的梁鈞持槍殺人案,在通遼市開魯縣法院刑事審判庭公開開庭審理。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梁鈞以殺人為目的持組裝口徑槍向6人射擊共射出子彈14發,致5人當場死亡,構成故意殺人罪、非法買賣槍支罪、非法持有彈藥罪,應當數罪并罰追究刑事責任。

50分鐘開14槍,殺害5人

3.25特大持槍殺人案第一案發現場

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原通遼市開魯縣自來水公司供水廠(以下稱供水廠)副廠長梁鈞因自來水公司任用被害人孫某某為供水廠第一副廠長一事心存積怨。

2019年3月25日15時許,開魯縣自來水公司供水廠召開職工大會期間,梁鈞因不滿孫某某會議發言內容,在前往廠區辦公樓西側停車場途中與孫某某發生口角繼而相互推擁,梁鈞在其駕駛的三菱越野車后備箱內取出一支口徑槍向孫某某射擊并擊中孫某某左胸部,見其倒地后,梁鈞又繼續向孫某某頭部射擊并擊中其頭后枕部,致孫某某當場死亡。

案發時在現場附近的被害人付某某同系供水廠職工,梁鈞因付某某平素與孫某某同乘車輛認為二人關系較好,遂持槍向付某某射擊并擊中付某某左腹部、左腰部致其倒地,梁鈞又繼續向付某某頭部射擊并擊中其頭后枕部,致付某某當場死亡。

被害人鄧某某系供水廠副經理,梁鈞因鄧某某任用孫某某一事對其心存不滿,在射擊孫某某、付某某后發現鄧某某在廠區內,遂持槍追趕。在繞辦公樓追趕一圈后鄧某某在西側柵欄處向外翻越時,梁鈞持槍向鄧某某射擊并擊空,后梁鈞駕車駛離供水廠。

因開魯縣自來水公司任用孫某某為第一副廠長一事,梁鈞對自來水公司領導成員心存不滿。在駕車駛離供水廠后前往自來水公司意圖報復,到達自來水公司門口后因大門關閉,鳴笛未果后持槍駕車離開。

被害人鄭某某系慈善堂個體經營者,梁鈞因瑣事對鄭某某記恨在心,在梁鈞駕車逃至開魯縣開魯鎮民族路附近時,停車持槍進入鄭某某經營的慈善堂屋內,開槍射中鄭某某左上臂致其倒地,后繼續持槍射擊被害人邵某某(鄭某某丈夫)四槍,擊中邵某某左季肋部、左側胸背部、頭部等位置,致使鄭某某、邵某某夫婦當場死亡。

被害人孫某系供水廠職工,與梁鈞相識并無重大矛盾。梁鈞駕車逃至開魯縣開魯鎮宇亨國際汽貿城南側公路附近時發現孫某駕車??柯愤呅菹?,遂驅車靠近后與孫某攀談,在孫某下車后梁鈞持槍向孫某射擊并擊中孫某左胸部致其倒地,梁鈞繼續向孫某頭部射擊并擊中其頭右顳部致其當場死亡。

隨后梁鈞駕車逃跑,偵查人員通過技術手段鎖定其行蹤并實施抓捕,在抓捕過程中,梁鈞持槍繼續駕車行駛,偵查人員開槍擊中其腹部、頸部、臂部等位置后將其抓捕歸案,并當場扣押梁鈞作案使用槍支一把和隨身攜帶的13發子彈,還從其駕駛的車內查獲大量子彈等。

公訴人還指控梁鈞2017年秋季以打獵為由,經田某某(另案處理)介紹在張某某(另案處理)處購買了本次作案所使用的口徑槍,從周某某(另案處理)處以打獵為名索要了本次作案所使用的子彈。

沒有復雜矛盾和深刻仇恨的行兇

記者采訪公訴人李祥龍

10月9日,記者來到開魯縣,重走了本案的3起命案現場,意圖挖掘出梁鈞持槍連殺5人的動機。然而,這卻是一場沒有復雜矛盾和深刻仇恨的行兇。

在鄰居、親人、工友的印象中,梁鈞平時待人很和氣,言語不多,看上去很憨厚。對于他持槍連殺5人這件事,他們都感到震驚和意外。

本案公訴人、通遼市檢察院第一檢察部主任吳詠梅告訴《方圓》記者,3月25日案發后,通遼市檢察機關對此案高度重視,通遼市檢察院、開魯縣檢察院均派員提前介入,引導偵查。4月2日,通遼市檢察院派員對“3?25”持槍殺人案再介入偵查,與當地公安局、檢察院就犯罪嫌疑人梁鈞持槍殺害5人案件下一步的審查起訴、銜接配合等工作召開聯席會議。

“梁鈞持槍殺害5人的特大兇案再次驗證了當前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和掃槍除爆專項行動的必要性,這是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舉措。案發后,梁鈞也曾對自己持有的槍支彈藥悔恨不已,如果沒有這支槍,這一切可能都會避免?!眳窃伱氛f。

吳詠梅再次提醒,生活中,面對形形色色的矛盾,當事人不僅需要調和,更需要克制。愿本案引發的慘劇能夠給身處社會中的我們帶來啟迪思考,讓我們變得更加理性和寬容。愿慘案不再發生,悲劇不再重演。

沒有錢賠被害人家屬

庭審現場

通遼市檢察院第一檢察部員額檢察官李祥龍告訴《方圓》記者,被告人梁鈞原本也有幸福家庭,家里有年幼的一子一女,妻子在縣中學教書,夫妻感情很好,為了更好地照顧孩子,家里還特意請了一名保姆。

據被害人家屬說,案發后,梁鈞的妻子帶著孩子離開開魯,去了赤峰。在辦案檢察官提審時,提到自己兩個可愛的孩子、賢惠的妻子和美滿的家庭,梁鈞也曾一度痛哭失聲,難以自已。

李祥龍認為,梁鈞從第一次作案槍殺孫某某之后,其實就已經將自己置于崩潰的邊緣,一面是魔鬼般的殘忍和狠毒,一面是隨時可能崩潰的脆弱和絕望。

法庭上,審判長問梁鈞為何殺害那些無辜的人,他說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自己也說不清楚,當時腦子一片空白。梁鈞的律師稱他行兇時有精神病,但檢察機關請權威專業司法機構鑒定證明,梁均并無精神病,作案時,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記者在法庭上看到,梁鈞被法庭帶入被告席后,扭轉身體,在旁聽席上尋找他的家人,也許他想再看看自己年老的父親,年幼的兒女,難過的妻子。只是,直到庭審結束,他也沒有抬頭或者轉身看一眼坐在原告席上的那5名被害者家屬,是愧疚,還是膽怯,或許只有他自己清楚。

在庭審的最后環節里,梁鈞終于向被害人表示道歉,但是,對被害人提起的附帶民事訴訟賠款要求不置可否,只是反復強調自己沒有錢。

法院將擇日宣判。

相關報道

從“小治安”邁向“大平安”:這事陜西干得很...

去年陜西社會治安滿意率達到94.81%,同比提升0.59個百分點。

判賠215萬!央視國際訴聚力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

本案從司法層面探索了體育賽事節目保護路徑。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12小時不吃不喝,這是一線戰疫“擺渡人”的生...

成為戰疫“擺渡人”后,姜濤經歷了他之前人生從未有過的體驗。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